网站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虫凌辱】 【作者:网络作家】【完】
雨后的深山,不见深处的深山,最富恶名的富士山树海。

是自杀盛地,怨灵流连不去之处,也是警方最不愿意进入搜查之处。

在这里消失或自杀,都被判定为失纵人口,然后结案。

这里是魔性之森,是未知之地,是超出人类所知的…禁地。

不过大家都知道传言是这么说,偏偏就是在人类世界,总会有劝不听又自以为好运的笨蛋,会硬要挑战自己的运气与命运.筑波梓,就是这样的人,为了履行与朋友的打赌,她自行深入树海,想在深处找到在树海自杀的人,拍照做为证据这种疯狂的想法,其合理性只要稍具脑袋的人想一下都知道,根本是不该去尝试的愚蠢之举.但偏偏,她与时下年轻人一样,冲动、无脑又太过大胆,标准只长身体不长脑的类型。

於是,在这个天气好到不能再好的仲夏某日,她穿着简单的装备,搭车前往富士山树海,并且避开检查站,直接从森林的边缘进入,展开了她的悲惨命运之行。

树海内是天然的迷宫,众多神木级的老树木构成了原始且自成一体的生态圈,方向感不好的人很容易就迷路了,而现代仪器又会因为树海内的特殊磁场而失效。

当发现自己迷路时,那已经无可挽回了,而在意识到迷路又急着想找到正确道路,却发现自己越陷越深时,人自然会着急,急了就会乱,乱了就失了冷静,再来就是像无头苍蝇一样乱冲乱撞,结果只是把自己推向绝境。

这种可怕又该死的情形,就发生在这个少女的身上。

小梓在绕了大把小时后,只觉得自己只是原地打转时,而特地带来的卫星定位器又故障失灵时,身体又累又饿,只得随地而坐,拿出乾粮先喂饱肚子再说,她撕开乾粮的包装,将乾燥的没有半点水份的饼乾往嘴里送,但只嚼了几下又难吃的想吐,她这时想的,是速食店的炸鸡、拉面店的大碗拉面还有校门口蛋糕店的慕司小西点.孤独与恐惧,最可怕的负面情感缠上了她,小梓握着打不出去的手机,情绪终於控制不住,在森林里大哭了起来。

但,这里是富士山树海,小梓的哭声在群树阻隔下,又怎么可能传的出去?哭累了,该面对的还是现实,小梓小口小口的啃着乾粮,眼见天色已暗,暗想自己大概只能夜宿了吧?於是趁着还有一点光时,她从登山背包中拿出装备,先点亮照明灯,再把睡袋摊开,并清点了一下还有多少水,如果在森林中没有水,那一定会死的更快。

今晚是个无月之夜,夜晚的树海摇身一变,成为天然的生态展示馆,各种虫鸣应和着夜行性动物们的叫声,热闹非凡,却让小梓怕的不敢入睡,缩在睡袋中紧张的注意四周,然后直到精神与体力都到达极限时,才倦至而睡。

时近深夜,正是夜行动物们的夜生活正精采的时刻,自森林中展开的自然生存秀在这个生态圈中日复一日的上演,觅食、保护地盘,求偶,仍至於…交配。

夏夜是个适合繁衍后代的好时分,这对一群来自森林深处,那未知之地的大虫而言,正是如此。

这些色彩斑烂,形似黄蜂一类的昆虫,但体型更加巨大,已有小鸟般的大小,牠们一行共五只一组,分散在森林各处,或捕猎或嬉戏或闲逛,但有一组,却似事先知道一般,直直的飞往了一个定点,那里有着牠们梦寐以求的猎物在。

牠们的眼中只有这个目标,不管身旁飞过的那只小鸟是如此的可口,不管那花蜜是如此的甜美,都进不了牠们的视线,巨虫全力鼓动两对半透明的翅翼,在最短的时间内,来到了猎物的身旁,在五对复眼中,所见的是包覆在睡袋中的人类雌体,是的,对於这些巨虫而言,是最好的交配对像。

为首的小队长率先发动攻击,只见牠逼近小梓身旁,一对如刀利般的大颚咬住了睡袋,轻轻一夹,尼龙织的睡袋就被咬出一个洞,接着牠的同伴立刻跟进,迅速的把障碍给排除,沉睡且做着好梦的梓完全没发觉,直到虫队长的尾针刺进了她的颈子,那疼痛才令她惊醒,但在同时,虫队长在梓的血管里注入了不知名的液体,她才想发难,举起的手却又无力的垂了下去,虫队长一口气注入了约一个针筒之多的量,然后才离开梓。

液体在梓全身的血管奔窜,并立刻发挥效用,还没从疲劳中恢复的梓只觉得四肢疲软,而且从颈子处开始感到难受的燥热,并开始漫延全身,她的意识虽清楚却已无力再做任何抵抗,只能躺在地上任虫宰刻。

这种由公虫注入的特殊液体,是这种异变物种为了能强夺人类雌体的身体支配权而演化出来,其作用大抵是肌肉松驰剂加上春药之类的总合,而且药效极为强悍,被注射几毫升就会有几小时不能动弹,且雌性荷尔蒙会被激化,进而迫使猎物进入发情状态,也就是适合牠们的虫卵生长的状态.小梓难受的摊在地上,只剩头还能左右转动,她感到那羞耻的部位与自己的乳房的燥热感尤为严重,而且那个处女穴还能感受到逐渐的湿润,甚至是乳房也有一股难受的膧胀感,她视线迷蒙的看着停留在面前的这几只怪虫,想说些什么,却是话卡在喉头说不出来。

眼见猎物已准备就序,五只魔虫立刻展开牠们的狩猎,虫只们俐落的以大颚撕裂小梓的所有衣物,少女发育良好且健康的身体耻辱的展现,小梓虽然觉得丢脸却又只能眼睁睁见着自已被这些怪物任意处置,春药渐渐侵蚀她的意识与理智,羞耻心什么的在两只魔虫停在约有CCUP的乳房上,且以尾针插入乳头时就烟消云散,初时只觉得痛,但接着是被注入液体的清凉感充满整个饱满的乳房,然后就是魔虫爱抚……至少梓感觉是这样,魔虫的动作意外的轻柔,六只有力的脚揉捏着细柔白皙的乳房,甚至是用大颚温柔的啮咬,不会受伤的那种程度,却是在微妙的疼痛中获得快感,这些魔虫竟也是调情高手。

另一边,小梓的下半身已经因淫水的流出而潮湿,稀疏的耻毛上有一只虫停着,牠探身到少女阴部,那未曾有人采过的花径,私密的花园,牠以两只前足撑开了大阴唇,准确的以大颚咬住了那充血的刺激点,只是轻轻一击,却足以让小梓被那快感的电波所击败,她即舒服又难奈的发出了呻吟声,少女完全败在这群魔虫高超的调情手法上。

魔虫们似乎各有其职,两只负责乳房,一只阴核,而队长在一旁守候着,另一只则跟在队长身旁,等待着同伴将「产房」准备完成。

小梓的情欲完全被引发,她期望这些小东西能再给予她更多的刺激,但虫们却屡屡在她即将冲上顶峰时又停手,待小梓稍微冷却后再残忍的继续刺激,累积再累积的情欲逼的小梓几近发狂,却又无可奈何,这种等级的手段岂是初经性事的少女所能架招的?阵阵渐趋疯狂的淫叫显示少女的渴望,兽性,被彻底的引导并且爆发了出来,虫队长将其尽收眼底,很满意的看着猎物进入第二阶段虫队长降落在梓的俏脸上,然后又肥又长的尾巴伸进了梓的嘴巴里,轻易的进到了喉咙口,梓一时被吓到,但她那无力的上下颚却被虫队长的六足硬撑到最大,她难受的流下了眼泪,发情的呻吟声变成模糊的喉声,眼前所见是魔虫一张诡异的大头,是她以前最怕的生物,但现在她不觉得怕,只想要牠们给自己更多快乐深入梓口腔内的虫队长,尾末突然被什么给撑开,尾针向后伸出,然后自牠的尾巴里出现的竟是长及相当於牠身长且即粗的「肉茎」,尾端还有兀自滴着春药液体的尾针,梓被弄的很想吐,她想呕出嘴内的异物,这不是她要的,这不快乐,但还是一样,只能仍凭宰割。

而在梓的乳房上的两只蜂,也同样的伸出了那异样的肉茎,这硬是让魔虫体长增长两倍的肉茎为数个环节所组合,并且可以自由扭动、卷曲,就像人的手腕一样灵活,牠们用肉茎卷住小梓的乳房,然后大力的摩蹭着,然后咬住挺立的粉嫩乳头,自口器中伸出一根细长软管,刺进了小梓的乳头内,这软管开了小梓的乳腺,再加上女性荷尔蒙的激化,未怀孕的处女竟然自乳头中泌出乳汁,且被魔虫吸吮的津津有味,那摩蹭的动作是为了刺激泌乳,小梓惊恐的看着这异样的魔宴。

而队长虫竟然就着梓的喉咙抽插了起来,这不是口交是什么?但这种口交的等级远远超过人类所能及,最深喉咙的口交也不可能深及喉管,逼近胃袋,小梓被搞的几乎翻了白眼,她快窒息了,先前的温柔已经变成可怕的凌辱,而且是被一群虫?小梓一瞬间闪田这个疑问。

呜…唔…不成句的喉音最后变成恐惧极限的惨叫,口交的虫竟然射了,大量的粘浊液体直入梓的胃袋,然后队长虫猛的抽出尾巴,这些宛如精液的浊白液体喷了小梓满脸都是,小梓闻到的是一股腥味,呛的她连声咳,勉强咳出一点虫的精液,但恐怖还没完,这只是个开端,这个深夜将是魔虫的淫乐之宴。

吸吮乳汁的魔虫抽出软管,带出的乳汁量竟多到自然涌出乳头,香甜的初乳顺着身体的曲线,流到地上,而负责阴核的魔虫对着一只在旁观看的那只虫示意,该是主菜上场了,大腿根处已经湿了一大片,那只旁观的虫…事实上,这五只一组的组合,四只采取动作的虫都是雄性,唯独这只是雌性,而「她」就是今晚的主角。

只见雌虫落到少女的阴户前,在同伴张开大阴唇的欢迎,牠的尾端也伸出了东西,但这是平时卷缩在体内,长度有雌虫身长两停的透明产卵管,平时在体内软如胶的产卵管一遇到空气就立刻硬化并且膨胀,但却又不失其柔软性,只见这只雌虫飞到小梓的大腿上,接着产卵管毫无阻碍的突入了少女的花园内。

一瞬间,恐惧完全占满了小梓,如果她的贞操被这种东西夺去…这…这不是太耻辱了吗?但是那膨涨到有男人阴茎那么粗的产卵管一点一点的进去了,这时四只雄虫都行动了,队长虫来到雌虫身边,然后那肉茎缠住了雌虫,再找到产卵管上一个洞,不起眼的小洞,将尾针插了进去,然后牠的动作,以正常来说,就是射精吧?只见刚才射到小梓胃内的那种腥臭液体注入了产卵管,这些精液再延着产卵管进到了小梓体内,这时雌虫感到产卵管碰到了阻碍,一层薄膜挡住了牠的进程,牠接着开始蠕动产卵管,那被撑开的膣壁被刺激的泌出更多的淫液。

两只缠住乳房的魔虫像在看戏似的,边啜饮乳汁边看着雌虫准备要让这个人类雌体感受到无比的快感与恐惧,而另一只同伴,那只撑开大阴唇的魔虫这时改变了工作,牠转身让头面向小梓的头,而尾巴。

那粗大的肉茎向下寻找到了另一个洞,一个紧闭不欢迎任何外物的洞,肛门,牠以尾针轻轻插入试探,有一根小指长尾针轻易的进入了括约肌闭锁的直肠,小梓猛烈的摇着头表示自己的抗拒,但她能做的也只有如此而已……一切就绪,淫宴的高潮在雌虫一记有力的突刺下展开,处女膜被冲破,小梓痛的飙泪,强烈而真实的感受到产卵管贯穿受伤的膣壁一而且还不断的蠕动着一直接突破了子宫颈,进到了最适合安置牠们柔软经不起考验的虫卵之所,孕育生命与诞下新生的圣殿,子宫.同时,肛门被强行突入扩张的痛楚更是加剧了小梓的痛苦,不洁净的肠道被撑开时那撕裂的痛楚,鲜血都流出来了,梓的惨叫声回荡在树海中,她收缩着直肠想挤出那异物,却被同样在蠕动的肉茎更加挤进深处,伤口被刮过的痛一再一再的刺激着小梓的神经,幸好虫在不得以的情况下射精了,为了润滑肠壁,这些精液就成了润滑剂,虫的活塞运动总算能顺利了些。

於同时,乳头再次感受到软管刺入的痛,但春药又令她在这些痛中得到快感,小梓粗重的喘着气,啜泣声又逐渐转为了淫浪的呻吟。

「啊…再来,再猛烈。要再更快……插死我…」丧失理智后只剩下兽性,前后两洞都感受到急速的蠕动带来的刺激,快感源源不绝的冲击着梓,两根粗大的柱状物隔着薄薄的肉壁互相摩擦,3P的快感终於令第一个高潮降临了,小梓的头后仰,任凭这绝顶高潮冲散了她的全身神经,她竟然爽到失禁了,聚积了一天的尿夜自情色五月天尿道口喷洒而出,这种阿摩尼亚味令虫们狂乱,只见在小梓下体的三只虫都抢到尿液那大口啜吸,而吸不够的队长虫还追寻到源头,牠的头贴在还残留着尿液的尿道口,将尿吸尽后,还意犹未尽的做了件疯狂的事。

牠竟然将肉茎插进本就不允许任何外物侵入的细小尿道,这比同时被破两个处女的痛楚还加剧,小梓翻了白眼,几乎要昏过去,但却又在虫的强烈春药中,得到了更胜於两洞齐插的快感。

只差嘴巴没被塞满,连乳头都被贯穿了,意识到这样的事实,却又选择了肉欲,小梓在高潮中一次又胜过一次,并且在这疯狂而绝顶的性交中,她的雌性荷尔蒙被激发到另一种境界,混合雌雄虫体液的春药,那双美丽丰满的乳房竟在高潮中,胀大了一个罩杯,乳汁的产量更以数倍的量增产,吸着乳汁的虫不得不把软管抽出,以免被剧烈分泌的母乳给呛死,现在牠们只要吸着多如泉涌乳汁就能满足了。

魔虫的最终目标可不是要满足小梓的性欲,雌虫在小梓经历了难以计算的高潮后,将最重要的重头戏给推上了舞台,产卵管内开始出一现一颗颗晶萤如弹珠大的虫卵,顺着产卵管的蠕动被推进了梓的子宫内,数量无法计算,这本就是生物的繁衍准则,以量取胜,因此当越来越多的卵进到梓体内时,那平坦的小腹就被撑的开始不规则的膧胀了起来,并发出一种咕啾咕啾的恶心声音,产卵中的雌虫也不好受,牠扭动着身躯,用力的将卵挤出体外。

当最后一颗卵产完时,小梓已经像是孕腹般挺着大肚子,并且被雌虫在子宫颈涂上了一种粘剂,封住了子宫,只留一个小洞,使得梓无法将这些卵处理掉,牠们得确保下一代能安全存活才行。

疯狂的淫戏至此结束?还没,梓受难还没结束,因为当一只虫去带来更多虫时,她明白她的地狱也许不会结束,这些卵需要滋润与养份,而最好的养份来源就是虫的精液,这代表着她会无时无刻的被虫所奸淫,直到产下这些小虫为止…。

半个月的孵化时间,足够将一个少女变成了性奴隶与交配工具,她的双乳增大到不自然的境界,无时无刻都泌着乳汁,这是因为虫们持续注射春药之故,而她的四肢虽然已经可动,但她会做的事,只剩下让自己获取更多的快乐而已,她用力挤压乳房射出乳汁,或是自己插进了肛门自慰……下体三穴早习惯被粗大的肉茎贯穿,她的膀胱已经无法存尿,只要射进了精液,就会倒流而出,而肛门松驰到可以塞进数根手指,但无所谓,梓现在吃的是虫带回来的花蜜,只摄食流质食物的她,并不需要排粪,就算会排,也会被虫清乾净,这些虫不挑食。

藉着这可悲的少女,魔虫们第一批新生儿诞生了,从产道爬出的小小的,状似蚕宝宝的肥大幼虫在熟透的卵囊中蠕动,然后从最接近子宫颈的卵开始,幼虫咬破了卵囊,开始破卵而出,从小梓的肚皮上可以见到子宫里那扭动的虫身,一条又一条在钻动着,梓却毫不惊慌或惧怕,她轻抚肚皮,以手掌感受那新诞的生命,这是身为雌体的母性,即使所孕育的不是自己的族类,还是期待这新生命来到世间,於是她轻声催促着幼虫的诞生「快出来吧,让妈妈看看你们活泼的模样吧…」吃完了曾包覆自己的卵囊后,幼虫开始了一生的第一次旅程,牠们推挤着产道,小小的身躯内努力的挤开压挤牠们的肉壁,小梓手伸进阴道里,用手指撑开狭窄的通道,让幼虫能顺利生产而出,而幼虫爬行时又造成了小梓许多快感,分泌的淫水几乎将幼虫冲出产道,小梓再次呻吟着,当第一只幼虫那小小黑黑的头探出阴户时,梓欢喜的笑了。

幼虫脱出阴户后就开始往上爬,彷佛出生就知道似的,牠越过小梓那山丘般的腹部,来到乳房用取牠们的第一餐,只见那小小的口器吮着相较之下太过量的乳汁,接着牠的更多兄弟姐妹也加入,小梓的胸口爬满了几百只的小虫,那场面真是很惊人却又壮观,为母的喜悦,在这扭曲的自然循环过程中,小梓满足的沉醉在这变态的喜欢中。

从此,牠们的会将梓的身体当成家,牠们在梓的身上长大、结蛹蜕变为成虫,再用梓来繁殖,直到数量大到足以侵外面的世界为止……幽暗的富士山树海,在人类所不能及的深处,那只属於树海居民的领地中,在排列成的神木中,赫见一枚比人还巨大的白色之茧,由无乳白丝线交织而成,以强而有力的粗大丝线固定在半空中,表面有十来个通到内部的洞,而茧内包覆着一枚规律脉动的巨蛹,颜色偏暗褐色形似蝶蛹的这个巨物,只要静下来仔细听,就能听到那沉稳有力的鼓动,茧里的生命正耐心的等待着蜕变之时机.在茧的四周,是上千的大虫在飞舞着,光源近似日光灯的的萤火虫「灯虫」提供了照明,照的虫之领域一片通明,虫群似守护着巨茧般的不停盘旋不去,这些体型各异,最小为鸟般大,最大已逼近於人之体积的巨虫,耐心的等待着牠们一族的希望,破茧而出……「听从我的指示,去带来更多的雌体吧,我的孩子啊。」在蛹内之物以心电感应的方式,指示着虫群,於是自上千飞虫中飞出了一部份……或该说,有几百只的飞虫朝树海外移动,其中包括了新加入族群的各种新生代……